雷莉雅

磨刀霍霍的脑洞星人

[耀瞳]因果·番外之冯杰

  

  无证之罪AU,剧版设定,耀瞳注意!!!ooc预警!!!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把阿杰的番外憋出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次重申一遍,这篇文里阿杰真的不是坏人的!!!(总觉得阿杰被我写的比剧里还惨,好对不起他啊(ಥ_ಥ)←你滚)




  我是冯杰,曾经是个警察




  我是孤儿,无父无母。在我的一生中,有两个人是最重要的,一个是我的至交好友白羽瞳,另一个,是我的爱人雨雯。但我失去了他们




  我和白羽瞳是在警校认识的,白有些自负,有些骄傲,身上有着天才总会存在的一点小问题。但我能看出来,与其说他是刺头,不如说他是那种用尖刺企图保护自己的小刺猬一样,嗯,还算可爱




  可能是因为我是难得不会和他计较又能跟得上他思路的同学,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就是最棒的搭档,接手的任务没有一个会失败。理所当然的,我们以优异的成绩从警校毕业,到警局没多久就被调去了重案组




  之后,就是那个案子




  虽说我当时并不觉得有继续查下去的必要,但既然他想查,那我就会陪他查下去。因为白的直觉出乎意料的灵敏,在学校的时候,他的直觉帮了我们很多次。更是因为,我相信他




  在我们查到那个被刻意遗忘的证词以及藏尸袋子接口处相同的DNA的时候,案情已经很明了了:晚自习请假回家照顾母亲的少年失手杀人,我们现在缺少的就是证据




  白羽瞳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他原本追查下去的动力除了直觉之外,其实更多的是为了不让这对可怜的母子分离。可他忘了,能让一个母亲心甘情愿离开孩子背负罪孽的,只能是为了保护她的孩子




  白羽瞳被保护的太好了。他的家庭和睦,幸福美满,从小的生活环境让他将世上的事分成了境界分明的黑白两端,他知道灰色地带的存在,但那时候的他还远不能理解挣扎在灰色地带的人们的无奈




  理所当然的,白的同情心泛滥,他想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他想放过那个孩子,他想成全那个母亲保护孩子的心。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因为几乎没有人能够对这种情况熟视无睹




  可是不可以,因为我们是警察




  我们是法律的执行者,是保护者,我们的责任就是追查真相,如果连我们都会因为一时心软而动摇,那么法律的底线只会一退再退,到那时候只会有更多的家庭家破人亡,更多的孩子流离失所




  我并不是一个高尚的人,我只是不希望看到有其他人像我一样,在灰色地带苦苦挣扎,以命相搏才能拥有如今出人头地的机会,因为那实在是太苦了




  更何况,那个孩子杀了父亲,害了母亲,这种愧疚感和负罪感会跟着他一辈子,早晚有一天会将他摧毁的




  白羽瞳被说服了,在我们拿着证据去找少年的时候,少年痛哭流涕地承认了所有的罪责。他并没有罪行暴露的恐慌,反而充满了解脱,自母亲替他顶罪后,他日夜活在愧疚与厌弃的自我折磨中,现在终于可以得到解脱了




  后来我们竭尽所能地收集了对他有利的证据,一起提交了上去,为少年争取到了减刑,他在看守所还特意见了我和白一面,表达了对我们的感谢。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可是没想到,在判决下来的第三天,少年自杀了,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那天正好是少年原本应该踏入高考考场的第一天




  失去了孩子的母亲选择了死亡,留在这世上的就只剩下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以及极少数人内心很难抚平的创伤。说是极少数人,其实也就是他和白羽瞳




  这件事给了我们很大的打击,就算这件案子给履历增添了出色的一笔,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受到了更多的重视,可我们两个都没有办法继续在重案组待下去了。因为就连当时坚持上报的他都没有办法跨过内心的这道坎,更别说本就心软的白羽瞳了




  我们就此分开,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两条道路




  我到了新的环境,认识了新的组员,也是在那里我遇到了我最爱的那个女孩子,雨雯




  她是组里的文职,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条,生活中却有些小迷糊,性格带了警务人员特有的几分豪爽。每次看到她的笑容,我的心就像快要融化一样




  后来我们在一起了,为了能够给她更好的生活,我离开了警局做起了收入更高一点的保全工作。正当我对美好的未来尽情畅想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雨雯失踪了,连带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报警,我求警局的同事帮忙,我动用手上的关系网,我疯了一样地用尽所有方法去找她,可是没有,我什么都没能找到




  其实还是有点东西的,我在三个月后重新搜索了一遍我们的住所,在角落发现了一枚指纹,我请人帮忙对比了警局的指纹库,一无所获。更何况这枚指纹并不能成为证据,因为就连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印上去的,它可能和雨雯的失踪一点关系都没有




  时间一长,她的案子就被放下了。毕竟HK每年失踪人口这么多,警力又严重不足,对于这种没有一点线索,连是不是单纯离家出走的无法确定的案子,久而久之就没人会追查了




  这世上,好像只剩下我还记得她了




  可我什么都做不到




  那就只能这样了吧,带走她的人一定是针对我的,最大可能是为了报复,唯一的线索就只有这枚无法成为证据的指纹,而我需要更多的人帮我寻找指纹的主人




  那就只能这样了吧




  其实我知道我有点疯魔了,我也知道过了这么久还没有一点消息的雨雯多半是遭遇不测了,可我不可能就这么若无其事地活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不可能让她孤零零地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永远沉睡,我必须要带她回家




  我精心策划了一系列案件,选中的对象都是作奸犯科却又逍遥法外的人,或许这么说很虚伪,但我虽然失去了作为警察的底线,我却不能失去做人的底线,拉无辜的人下水




  计划很成功,“台风”成功地得到了应有的重视,我也顺利将指纹全部给了出去,我之后能做的就是静静等待他们帮我找到那个人了




  不过人生总是充满意外,我在这时候和白羽瞳重逢了。他没回重案组,而是自己带了一个小组专门负责解决特殊案件,“台风”这个案子也转交到了他们手上。因为有着和白羽瞳多年的交情,他组里的人我也见过几次,除了那个总让我感觉有些熟悉的副组长刘文峰之外,就是那个顾问展耀有些奇怪了




  我总觉得他对我有种莫名的敌意,开始我以为是我露出了什么马脚被这位敏锐的心理学博士注意到了,但后来跟他们相处过后,我才恍然大悟,这位展大博士看白的眼神和我当初看雨雯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那是充满爱意的眼神




  再经过组里其他人的好心科普,什么“竹马竹马”啊,什么“直到大学才分开”啊,什么“两个人一起创建了sci”啊,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被某人当做隐形情敌了。再看看旁边毫无察觉一心一意追查案子的某人,只能在心里叹一句“傻人有傻福”了




  不知是“台风”终于殃及到了谁,还是那人听说了这件事,新的受害者出现了,而这次留在现场的,是一枚完整的指纹




  我知道我没有错,那个人终于出现了,看现场我也知道,那个人技巧比我高明太多,我远不是他的对手,可那又怎么样呢,我找了他这么久,就是拼上我这条命,我也要跟他做个了结




  或许是旁观者清,又或许是因为我是原先案子的凶手,清楚具体的作案过程,从这个角度看甘力源的案子能看出很多东西来:相同的作案手法,说明这人能接触到重要案件的档案;再回现场留下的照片,说明这人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份,可能是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还有明明有了指纹却毫无进展的案件,这人有很大可能是身边的人;再加上那人比自己这种战斗在“一线”的人还要娴熟的杀人技能……我心里隐隐有了大概的猜测,但还需要证据,需要那种能让白一击必杀的证据




  白是个很敏锐的人,他现在没能圈定范围也只是因为不知道“台风”的真实能力,无法将范围大幅度缩小而已。不过很快的,他知道了我就是“台风”,在摆脱了他让他去追查真相后,我收到了那人的信息




  我有预感,这一次我回不来了,考虑到那人的武力值,能和他同归于尽已经是我最好的结局了,我得在这之前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白




  主要是关于那个人的信息,他应该和我有关系,绑走雨雯这件事更多的是一种报复的行为,应该是和我毕业到警局这几年里办过的案子有牵连,因为我的原因而死亡或是被抓捕的人,很大可能是妻子,所以他想让我尝到同样的滋味;他是警局内部的人,了解“台风”的案件经过,能够调阅重要档案,能够自由出入现场不被怀疑,那就是警局高层负责的人,重案组协助调查的人,以及sci的人;杀人手法娴熟,技巧远超于我,曾经或现在仍战斗在一线,有相当长时间积累经验,范围应该缩小了很多,剩下的就只能靠白了




  “不过最重要的,要记住,那个人就在你们身边,要合理得去怀疑所有人,不要忽略你的直觉。还有证据,我会尽我所能留下证据,我尸体上的伤痕应该有助于你们进一步缩小范围,但还需要你们去找决定性的证据,只能靠你们了”




  “我要去找雨雯啦,我的故事就此完结,能够认识你,我很开心”




  “剩下的,就看你们了”



Tbc



  啊让我好好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写,应该怎么让耀瞳发现那人的真实面目呢?还有结局我真的没想好应该用什么方式结束这一切,嗯让我再想想吧,反正今年应该是完结不了的,大结局什么的还不着急(喂)


  本来想写一章夜访的,但是看了看写了一半的番外,夜访怎么写怎么不对劲,所以干脆一股脑把番外写完了,所以夜访的下一章应该可能大概也许就不会卡了……叭(x)


  还是那句话,你萌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哟~(^з^)-♡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