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莉雅

磨刀霍霍的脑洞星人

[耀瞳]因果 06


  这么久才更是因为我卡文了(ಥ_ಥ)这章对话比较多,可能有点水,因为我的心思已经跑到了下下章去了,所以让我们来快速地过剧情吧~


13




  “台风”的案子还没有实质性的突破,这边新出现的技艺更加高超的模仿犯也完全没有头绪,白羽瞳只得吩咐蒋翎仔细摸查甘力源的社会关系,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这边赵富带人在现场搜查的时候发现了新的证据——一张商洛对图西文物价值的鉴定书,背面写着商洛,甘力源以及傅义山的名字,并且都被打上了红叉




  这张照片的出现给sci提供了另一种思路,或许这次的案件和他们积极筹划的《图西文化展》有关。这其中负责古董鉴定的商洛是第一个死亡的,在小巷子里被人发现,是“台风”惯用的手法;接下来是负责举办展览借机哄抬价位的甘力源,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凶手是比“台风”技艺更加高超的模仿犯,还有极大可能是警队内部人员;现在就剩下了个负责后续销售贩卖的商人傅义山,不管怎么说,都要对他进行调查




  在安排王韶进行监视性保护,蒋翎去做三个人的交叉对比之后,白羽瞳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小白,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自家恋人的异常又怎么逃得过心理学博士的法眼




  “可是我担心万一……”白羽瞳下不了决心,只能询问般地看向展耀




  看着白羽瞳看过来的眼神,展耀不得不承认他不太希望冯杰是凶手了,因为白羽瞳会伤心:“没事的,你这样做也是为了洗清他的嫌疑,不是吗?”




  白羽瞳默认了,虽说他俩心知肚明这是因为怀疑所以给冯杰设下的陷阱,但这种说法多多少少也能减轻他怀疑战友而产生的内疚心






14




  白羽瞳这次约在了冯杰的办公室见面,说是办公室,其实是冯杰把家分割出了一部分当做办公区域。还是由白羽瞳主问,展耀则重点观察了一下看他家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白,怎么过来了?是案子有什么新发现了吗?”




  “我这次来是想具体问一下有关傅义山的情况,他和甘力源以及商洛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吗?”




  “傅义山先生我对他了解不多,只知道他是负责古董的后续销售工作的。他们三位要说特别的也就是共同经营图西文物这一条销售线,鉴定展览拍卖销售,事成之后再平分钱。”




  “除此之外他们有过什么争吵或者利益上的纠纷吗?”




  “因为他们三个缺一不可,所以价钱这方面都是提前商量好的。但自从商洛先生出事之后,他们也没办法继续作假,所以商量好做完这一次就收手去国外”




  “那他们三个尤其是傅义山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商人重利,他们不会轻易和别人结仇的。白,你今天怎么好像对傅义山先生格外注意?你是在怀疑他?”




  “因为我们在现场发现了新的证据,”白羽瞳顿了顿,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照片“根据这张照片,我们有理由相信傅义山就是‘台风’的下一个目标”




  冯杰有些急切地拿起照片:“这……是在甘力源先生的案发现场找到的?”他隔着物证袋用手摸了摸傅义山的名字,声音不自觉地变轻了:“……所以这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看着冯杰这个样子,白羽瞳也越发肯定了自己的怀疑:“这是凶手再入案发现场留下的,这是对我们的一种宣战,他应该这两天就会动手。……我们已经布控好了,你自己也小心点”




  冯杰没回话,还自顾自沉浸在发现凶手目标的事实里,白羽瞳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继续话题




  打破沉默的是展耀,他拿起书柜上的一个相框,转向冯杰:“冒昧问一句,照片上这位女孩子是……”




  冯杰抬起头,露出了笑容:“她是我未婚妻,我们要结婚的。可惜没办法介绍给你们认识,她不在这里。”






15




  “你说他会来吗?”




  白羽瞳坐在布控的车里,严密监控着周围的情况。展耀坐在他旁边,进行那位模仿犯的测写




  “他会来的。根据我们的推测,他在找那个人,这次的宣战又是冲着他来的。就算知道警方会布控,他也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我知道,可我不希望他来”毕竟是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白羽瞳真的不希望他会变成这样。展耀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安抚地握着他的肩膀




  连着两天的布控,他们终于等来了要等的人




  “来了!”白羽瞳精神一震,“各组准备,按计划实施抓捕,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




  “台风”还是逃了,白羽瞳阻止了杀人行动,“台风”冲出了包围圈,代价是他小臂上的贯穿伤,还有白羽瞳的一无所获




  其实也并不是没有收获,为了验证猜想,白羽瞳把冯杰约在了警局旁边的空地上




  冯杰到了之后,神色如常地跟他打着招呼,仿佛昨晚差点生死相搏的不是他们两个一样




  “阿杰,你昨天晚上八点在哪儿?”




  “我?我在家上网找工作呢。怎么了?”




  “那你的手怎么受伤了?”




  “哦,这个啊。是我做饭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怎么,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这个伤,是我昨天阻止‘台风’杀人的时候,在他手上留下的。”白羽瞳握紧了他的手腕,十分困难地说着,“你还打算骗我吗”




  冯杰笑了笑,靠近白羽瞳悄声说道:“是我没错。”趁着他愣神的时候,一把扳过白羽瞳的手腕,把他铐在了栏杆上,“可你又能怎么样呢?人证,物证,口供,你现在有什么?”




  白羽瞳愤怒地想要靠近他,不顾手铐在腕子上留下了痕迹:“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是犯罪!!冯杰你还是不是个警察!!!”




  “我早就不是了”冯杰苦涩地笑了笑“你忘了?我五年前就离开警队了”




  “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仿佛没看见白羽瞳的愤怒,冯杰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白,还记得八年前那时候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白羽瞳好像冷静了一些:“你说,警察最重要的,就是找出事情的真相,这是作为警察不可逃避的责任”




  “那就去找吧,等你找到了真相,我会将一切都完完整整告诉你的”



Tbc


  还是那句话,你萌的评论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哟,爱你们,么么哒~(^з^)-♡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