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莉雅

磨刀霍霍的脑洞星人

我在终点等你 (毛衣无差 一发完)

“我是一个伪装成alpha 的omega ”




从小到大,许弋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智商超群又听话懂事。分化后又带了一股潇洒的alpha 气息,加上俊秀的面容,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懵懂少年少女的心。但许弋这人自带气场,温和却又疏离,能近了他身的除了在学习上和他不相上下有几分高手间惺惺相惜的尤他之外,就只剩下了那个从小就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小尾巴茅十八了。

身为典型理工科宅男的茅十八从小就展现出了他对电子产品的痴迷,为了能多看看人家手上的翻盖手机,六岁的小十八愣是跟着陌生人走出了二里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别说是表哥陈末的影子,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因为生性胆小,就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路边,祈祷着能有超人从天而降,哪怕是那个不靠谱的表哥也好啊(ಥ_ಥ)(陈末:(ー̀дー́))。刚下钢琴课的许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茅十八的。

原本许弋想当做没看见直接过去的,从小十八面前走过的时候不经意地一撇却让他停下了脚步,小十八脸上那如同被抛弃的小动物般可怜兮兮的神情不知怎的就biu的一下戳中了许弋的心,于是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萌物控的萌物控·许弋又走回到了茅十八面前,联系了父母,把他带回了家。

等见到了茅十八的姑姑许弋才知道,原来他们两家住在一条街上,只不过正好一头一尾。平时因为上班路程的不同,两家人竟然都没怎么遇到过。后来茅十八又走丢过几次,但是十次能有八次都是被许弋捡回来的,一来二去地两家人也就渐渐熟悉起来了,正好陈末是疯玩的年纪,本来就不高兴带着还是小豆丁的茅十八一起玩,所以顺理成章的,平时茅十八就被托付给了许弋。

原本许弋一直用对待萌物的心情对待茅十八,但是时间一长,许弋就有点受不了茅十八的粘人,再加上他那种天马行空的四次元思维方式,许弋就开始若有若无地逐渐疏离他了。如果不是那件事情的发生,或许最后他们两人会形同陌路吧。

之前说过,许弋白白净净,是那种长相清秀的男孩子,就算是连茅十八都分化成了beta而许弋还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时候,在别人眼里许弋也是未来一定会分化成omega 的,所以总有那些不怀好意的alpha 试图接近他。为了不多生事端,对于这些自认高人一等的alpha 许弋向来都是躲着的,但是也总会有躲不过的时候。

那是初三前的一个晚上,许弋被那群人堵在了巷子里。认命的许弋正打算跟他们鱼死网破,就看见茅十八挡在了他的面前。或许是被茅十八身上那股不要命的狠劲吓到了,又或许是忌惮茅十八嘴里的警察,那群人倒是没再怎么纠缠就走了。明明自己要更狼狈的茅十八小心翼翼地捧着许弋被刮出血的胳膊,带着哭腔地问着“许弋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啊?你别怕那些人都被吓走了,你还有哪里受伤了吗?……”许弋看着灰头土脸的茅十八,就这么在自己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把他放在了心里。

中考之后,许弋如愿来到了重点高中,茅十八也在被许弋恶补了一个假期知识点之后以吊车尾的成绩跟了过来。他们不像以前那样在一个班,但是关系却又比之前亲近很多,茅十八也逐渐展现出他在电子方面的天赋。就在他们16岁的一个晚上,发育期迟缓的许弋终于分化了,在身为beta的茅十八面前,分化成了omega 。理所当然的,许弋选择了隐瞒。同时他也庆幸,茅十八是个闻不到味道的beta,这样就不用刻意保持距离了。

他们就继续这么相处着,许弋会给茅十八补习,茅十八会给许弋做一些小玩意儿,就这么度过了高中三年。茅十八原本以为会一直一直和许弋这么过下去的,可就在他们高考之前,一个女孩出现了,那个吸引了许弋全部目光,叫做黎吧啦的omega 女孩。

茅十八是最先看出许弋改变的人,许弋内心坚固的城堡为那女孩子打开了大门。他不再那么专注于学习,他也学会了放学不直接回家而是和女孩子出去玩。但是没关系的,许弋一直都是有分寸的,现在哪个高中生会像他之前那样全身心地学习而没有一点私生活的呢?茅十八也就提醒了几句,之后就闭关备考了。毕竟要努力和许弋考到一所大学去呀,更何况他是见过那个女孩子的,以他小动物的直觉来看,他能看出那个女孩子虽然表面上是个小太妹,但是实际还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的,和许弋,真的很般配啊。茅十八这么想着,心里却涩涩的。

茅十八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就可以发生这么多事情,许弋喝酒,赌博,打架,被记处分,和朋友决裂,母亲急病去世,又被父亲抛弃。一个月的时间,许弋的世界被毁的一干二净,而作为许弋和这里仅剩的联系,因为担心会头脑发热做出傻事而被姑姑表哥瞒的死死的茅十八,连许弋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后来茅十八考上了许弋向往的那个大学,去了他喜欢的计算机系,毕业后回了家乡,开了个电器店,委婉拒绝了那个对他有好感的好姑娘荔枝,守在店里,一直等待着那个从未回来的人。茅十八原本以为这辈子就会这样过去了,直到他从回家探亲的小耳朵那里听来了一个故事。“……吧啦到最后真的不忍心了,她劝过许弋的……吧啦就是太爱张漾了……这件事完全是因为张漾的误会……许弋是最无辜的人,他什么都不知道……吧啦死前想跟许弋说清楚的,可是她没机会了……”茅十八站在女孩的墓前,“我找到许弋了,请你把他带回来”,女孩的时间永远停在了她最美好的年华,“你放心,这次我找到他,就不会再弄丢了。我会永远陪在他身边的”

茅十八孤身一人来到了许弋所在的那个城市,按照小耳朵说的地点找到了许弋栖身的那个小房子。等许弋下班从酒吧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缩成一团蹲在自家门口的茅十八。看着那似曾相识的可怜兮兮小动物的神情,许弋想要赶人的话就这么憋在了喉咙里。于是就像以前那样,默许了茅十八的陪伴。或许是真的下定决心想要改变,虽然许弋晚上还会到酒吧打工,但是白天也捡起了热爱的编程。日子在一天天变得更好,就在许弋决定和茅十八回家的时候,被人找上门了。

在许弋还颓废的时候,他私生活混乱,到处惹是生非,招惹了很多人,今天这波人也是其中之一。之前许弋卖酒的时候,有个姑娘特别捧场,每个星期还特意赶来买酒喝,一来二去地就和许弋看对了眼,结果这姑娘的追求者是那片的地头蛇,许弋就这么被他们盯上了。他躲了好久,加上现在生活也逐渐走上了正轨,许弋也就减少了去酒吧打工的次数,原本今天是来结工资的,没想到碰见了,正好,那就一起了结吧。

茅十八的报警器响了,在他正收拾他和许弋行李的时候。他赶到了那里,像很多年前那样挡在了许弋面前,但不同的是,当年他挡下的是打向许弋的棍子,而这次,他挡下的是刺向许弋的刀。

许弋从没有见过茅十八这个样子,苍白的样子像极了那年病逝的母亲。他的身上还沾着茅十八的鲜血,他这26年的人生里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血,从茅十八的身体里流出来,一点点带走他的生命。许弋从未像现在这般恐慌,即使耳边听着医生的“已经度过危险期”的话语,即使现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茅十八,可他还是有着一种世界就要崩塌的错觉。

他靠在床边,静静等待着茅十八醒来,等待着茅十八让他的世界重新归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茅十八成为了他世界的不可或缺。6岁的茅十八跟着许弋回了家;16岁的茅十八在还没分化的许弋面前,用身体为他挡住了狂躁的alpha;而26岁的茅十八依然在许弋面前,用生命为他挡住了刺向他的刀子。等茅十八醒来,他想,等茅十八醒来,他们就按照原计划回家,等茅十八醒来,他一定要告诉他,他终于懂得了,茅十八用了整整20年的时间,想要告诉他的,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The End



后记:没想到会写这么多的,但是谁让我手欠标了个“一发完”呢(。•́︿•̀。) 其实还省略了很多情节,比如最开始许弋带茅十八回家完全是想当萌宠养的心理活动;比如以前许弋高冷脸带着个小尾巴茅十八的日常;比如茅十八分化的时候自己不知道还是许弋先发现的;比如说许弋走之前给茅十八家打的那个只响了一声的电话;比如说茅十八找到许弋之后赖在他家把垃圾食品和酒全都丢掉还做了个报警器给他;再比如说最后等茅十八醒过来,发现许弋好像也喜欢自己诶不对他什么时候变成了omega 的一脸懵逼的茅十八的日常等等。不过这篇就到这里啦~其他的就只能让大家自己脑补啦~我们下篇再见吧(๑•̀ω•́๑)

评论(1)

热度(14)